■新聞背景
   住房公積金繳存的差距鴻溝有多大?記者在內蒙古省級貧困縣杭錦旗調查得到的數據顯示:當地職工繳存的平均水平不足1000元,但當地供電公司職工最高繳存達到15530多元。實際上,當地出現類似問題的遠不止供電公司一家,記者粗略檢索發現,當地以超比例、超基數違規繳納公積金涉及工、農、中、建四大銀行以及供電、礦業等壟斷行業,繳存基數多在20000元以上。(7月14日《新華網》)
   記者的調查表明:在這個貧困縣的供電公司,公積金最少的人也在4000多,一個職工的公積金就是別人的4倍,最高的達到了15倍。這樣的數字已經超越了國家政策規定。尤其值得註意的是,這事發生在國家和民眾高度關註國企公積金亂象之後,也就是說,他們都在頂風作案。
   有人說,這些國企也太囂張了點。在我看來,不是人家太囂張,而是監管沒作為,監管成不了大老虎,連小蒼蠅也會沒有畏懼的。別說是供電部門等國有企業了,就是那些沒有油水的小單位,不是也在竭盡全力能發則發嗎?
   對於國企來說,財富就如一塊蛋糕。如果這個蛋糕裝在盒子里,盒子外面還繫著繩子,即使蛋糕味道再鮮美,他們也無從下手。而如果蛋糕不僅沒有盒子外面的繩子,連個盒子也沒有的時候,還放在人家餐桌上的時候,誰能不流哈喇子?
   在筆者看來,要想杜絕這些國有企業用公積金當做福利的情況,就要嚴管他們手中的蛋糕,把這個蛋糕放進盒子里。
   一是,紅利上繳比例再提高。這幾年國家提高了幾次國企紅利上繳的比例,很顯然的是,上繳的紅利也就是幾頭牛身上的一根毛。國企盈利來源於政策,來源於壟斷,這就註定了國企盈利屬於全民的性質,而不是企業自身。這就需要對國企紅利有個正確的認識,需要進一步提高上繳比例。錢少了,自然就不會亂花了。
   二是,福利分配需要一盤棋。國企不是私企,這裡賺取的財富應該實施部門單位之間的一盤棋。統一上交後,實施同樣標準的公積金、醫療費等等社會保障。
   三是,入賬報銷誰說了算?如果沒有混亂的財務制度,也就不可能有一月1萬多元的公積金了。國企的這些發票入賬的時候,誰說了算?我想不能是國企的老總,而應是國家的財政部門。
   國企公積金的“蛋糕”為啥少了“盒子”?說白了,不是制度不夠嚴厲,而是監管形同虛設,蛋糕就在面前,刀子就在面前,誰不想切開吃上一口?
   郭元鵬  (原標題:把公積金的“蛋糕”裝進“盒子”里)
創作者介紹

Secret

yzpclszsjhd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